留歌

【喻黄喻】听说加了蜂蜜的牛奶很好喝 01

架空ABO设定,主喻黄/黄喻,副双花,黄少天张佳乐闺蜜向

————————————————————————————————

黄少天是个A。

不错,一向软萌精致像个女孩子一样从小到大都是被当成O呵护成长起来的黄少天是个A。

黄少天此刻正躺在床上感叹着造化弄人。

虽然自己一直很想摆脱自己给别人留下的软萌的既定印象,动不动就强调自己才是总攻,但其实,黄少天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

毕竟在这个普遍16岁分化的世界,现年已经18岁的自己实在想不出自己除了是个B之外还会有什么理由到现在都没有分化。

然而就在几天前,和往常一样放了学准备回家的黄少天却在路过地理器材室时闻到了一股异常香浓的蜂蜜的味道。

为什么会有这种味道?黄少天有些疑惑。自己是因为留下做值日所以现在才准备走,实际上现在离放学已经过去了很久,学校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

好香甜的味道……黄少天闻着这股味道莫名觉得身体有些发热,鬼使神差地向地理器材室走了过去。

器材室里有些暗,毕竟天色已经晚了,而并没有人把灯打开。

黄少天眯了眯好看的眼睛,也没有开灯,而是径直向散发香味的位置走了过去。

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影,因为光线太暗看得不是很真切,似乎是个男生,有着一头整齐的黑发,整个人缩成一团,身体似乎有些不自然地扭动。

“你还好吗?”黄少天慢慢地走了过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步走的有点慎重,像是被蛊惑。

“哈~啊”男生缓缓抬起头,带着粗重的喘息,面色一片潮红。看清对面的黄少天时他的脸上似乎出现了有些恍惚的表情。

“你是……喻文州?”黄少天认出了这个男生,隔壁班的班长,校草级别的男神,,从来都不缺追求者,好像前几天还有低年级的小男生在他们教学楼下跳热舞来对喻文州示爱。

黄少天看着对面喻文州的脸,真的好好看啊,果然能当校草都是有原因的。一双平时就带电的眼睛此刻似乎是蓄满了泪水,亮晶晶地看着自己,脸颊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在他那张无瑕的面容上点缀着。他在喘息,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好看的唇瓣里面隐约可以看见粉嫩可爱的舌头……

仿佛有什么在自己的身体里炸裂,身体的热度在这一瞬间被引燃,黄少天伸手拽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空气中似乎开始弥漫一股香浓的牛奶的味道。

对面的喻文州似乎受到了什么冲击,有点想躲又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黄少天,似乎要滴出泪水。

所有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崩塌,黄少天双手捧过喻文州的脸,对着那诱人的双唇吻了下去。

像是有什么在破碎,空气中蜂蜜和牛奶的香气交织在一起,黄少天撕扯开喻文州的衣服,对着喻文州脖颈后的腺体咬了下去。

一瞬间他感觉到怀里的喻文州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的颤抖,他安抚地拍了拍喻文州的后背,喻文州缓缓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拥住了黄少天。

“标记我……”

很微弱的声音,但黄少天听到了。

一瞬间黄少天的理智仿佛火山爆发一样,渣都不剩了。上面一口咬破喻文州的腺体把自己的信息素灌输进去,下面一只手拥住喻文州,另一只手试图解开他的皮带。

 

然后呢?黄少天好像有些记不清了,第一次分化带来的巨大冲击使他有些记忆恍惚,何况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任何一个A都不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不过好像……应该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吧,好像有谁冲进了器材室,一瞬间点亮的灯光让黄少天有片刻的恍惚,再后来就不记得了。

黄少天躺在床上想着那天的事情,太尴尬了太尴尬了太尴尬了,他居然差点标记了喻文州!

黄少天想到这里,脸颊不自觉地又红了起来,转了个身把自己的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不过……发情期的喻文州……真的好诱人啊,黄少天想。

不过……喻文州居然是个O啊……

知道这个消息给黄少天带来的震惊不亚于知道自己是个A。要知道,这些年来每天站在喻文州楼下对喻文州告白的可爱男孩女孩们十之八九可都是O和B。

“ABO通杀么?”黄少天喃喃道,不由得有点沮丧,要知道A对自己的O可都是有着绝对的占有欲的,即使只是临时标记,但想到喻文州的诸多追求者黄少天还是觉得开心不起来。

“通杀什么呀~”一声软软糯糯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乱七八糟的思想,抬起头,一张放大了数倍的白嫩嫩团子似的脸出现在黄少天面前。

“张佳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能不能出个声音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的啊!而且你这算是侵犯别人的隐私你知不知道!侵犯别人的隐私权可是犯罪!隐私权受法律保护的……”黄少天似乎不满地念叨着坐起来。

“我明明敲门了的!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啊根本都没听到,我就自己进来啦!”张佳乐根本不理会黄少天那成片的垃圾话,一边说着也蹦上了黄少天的床,身子一歪靠向了他的肩膀。

“哇,牛奶味的哎!”张佳乐毛茸茸的脑袋在黄少天脖子附近蹭了蹭,“刚回来时听说你分化成A了我还不信,啧啧,这个世界真是太玄幻了!哪有长的这么软萌的A啊!我觉得我分化成A的可能性都比你高。”

“张佳乐你也就仗着自己已经被标记了,不然你一个O就这么靠近一个A早就被办了。”黄少天无奈地丢个白眼给张佳乐,但手上还是拿起一边的纸巾帮他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

不错,张佳乐是个O,一个已经被标记了的O。一个O一生只能被一个A标记,已经被标记了的O便不再拥有对其他A的吸引力,这也就是张佳乐一个O还能肆无忌惮地闹黄少天的原因。

“哎,不过说真的,分化成A的感受怎么样?伯母知道了一定很惊讶吧!”

母亲么?黄少天想起几个月前还在对自己叨叨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儿子还不分化成个O自己真的很想要个可爱的O的儿子……嗯,大概是会很难接受吧。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啦!分化成A的感受怎么样啊?”

怎么样么?虽然成为一个A有些出乎了自己原本的预料,甚至原本计划的人生也都要打乱重来了,但是……黄少天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天喻文州的脸,如果……能够享用这么诱人的O的话,好像成为一个A也不错?

“谁允许你离别人这么近的。”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过来,黄少天抬头,毫不意外地看到孙哲平铁青的脸。

孙哲平一把把张佳乐从黄少天身边抓过来,眯着眼睛审视着黄少天。

“哎呦干嘛啦!黄少天又不是别人。”张佳乐嘟着嘴小声地说。

“除了我之外所有的A都不许靠太近,懂么?”孙哲平虽然是和张佳乐说话,但眼睛依旧看着黄少天。

“我和张佳乐从小一起长大已经认识十几年了,你们才认识多久?也就一年吧。”看着这样的孙哲平,黄少天没有由来地想要顶回去,“如果我按照正常标准16岁分化的话,说不定张佳乐的身边就永远没你什么事了。”

这句话激怒了孙哲平,带着满满力量的一拳打在墙上,“你说什么?”

“哎哎哎,好了啦你们不要吵架啦!”张佳乐慌慌忙忙地去拉孙哲平,“孙哲平他就这个样子啦没有恶意。少天你那垃圾话也少说两句啦!”

“少天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是我的闺蜜啦!我一直以为他会和我一样分化成O的,所以你放心啦我和他不会有什么的啦!”张佳乐从后面抱住孙哲平把他往门口拽,出言安抚着。

“少天我们先走啦改天再见!”

留下这样一句话的张佳乐拽着孙哲平走了出去。

“最好不要对张佳乐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不然就算你是张佳乐最好的朋友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孙哲平在出门前一刻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这就是A对O的占有欲么,黄少天看着被紧闭的房门心里默默地想。

好像自己分化之后性格也有了些微的变化,按照以往的自己肯定不会无聊到和孙哲平顶嘴的,毕竟他是张佳乐的A,而A对自己的O的强烈占有欲在从小到大的教科书里都有着很大篇幅的介绍和强调。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A和A之间关于O的莫名敌意吧。

黄少天无所谓的摇摇头,其实自己对张佳乐还真的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毕竟从小到大一起长大两个人都以为会是相同的性别,所以一直都像是闺蜜一样的相处,现在即使自己分化成了A这样的想法也没有改变。大概只是从小看到大的白菜被别人拱了从而有点难以言喻的心情吧。

不管怎么样,反正现在自己已经是个A了,除了接受这样的既定事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吧,黄少天想。

 

几天后,黄少天和教室的同学们一起走向操场,下一节课是体育课,坐久了的大家都有些期待。

“哎少天你看,那边在打篮球的好像是隔壁班的喻文州哎!”旁边同学的声音唤起了黄少天的注意。

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喻文州。运球,投篮,中。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引来旁边一群少年少女们的尖叫。

喻文州眨眨眼睛对人群放了个电,温柔的笑容苏到了周围一大片少年少女。

我的O果然是最好看的,黄少天心想,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

那边的尖叫声忽然变大,黄少天回过神,就看到一个小个子的可爱男生站到了喻文州面前。

黄少天眯了眯好看的眼睛,这个男生似乎有些眼熟。

远处那个男生似乎递了什么东西给喻文州,而喻文州理了理衣领看上去有些尴尬。

黄少天忽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两个周前在楼下跳热舞追求喻文州的那个男生么。想到这里,黄少天的脸色明显地黑了下去,抬腿就向篮球场那边冲过去。

“哎!少天你去哪啊!”身后是刚刚那个同学遥远的呼唤。

“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呢?我明明那么喜欢你。”黄少天还没跑到近前就听到那个小个子男生大声对着喻文州叫着,委屈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是我不够可爱吗?之前的校报上说你喜欢可爱的男孩子。”那个男生揉了揉眼睛,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上去确实挺让人心疼。

“可是,从小到大明明所有人都说我很可爱!好多人都说是他们见过最可爱的O了。喜欢我追求我的A有很多,可我都不喜欢,我就喜欢你,喻文州。”小男生抬起头双眼红肿地看着喻文州,“可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我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我……”喻文州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追求他的人不少,但哭成这样子的却很少见,喻文州也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因为他已经有主了!”黄少天在此时冲了人群,牵起了喻文州的手。

“是你!”喻文州有些错愕地看着黄少天。

“所以抱歉啦,喻文州是我的人。虽然呢我知道他是很优秀不错啦,但是觊觎别人的东西可是不好的行为哦!他长的好看很温柔什么的也不能是你勾搭有夫之夫的理由哦!我可是不那么喜欢别人和我抢东西,如果你想要和我决斗的话我也随便啊反正我是不会把他让给你的。”

一阵噼里啪啦的话砸的那个小男生有点发懵,呆愣愣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满意地看着小男生愣愣的表情,然后转头看着喻文州开口,“跟我过来一下好吗?”

喻文州看着面前带着温和笑意的黄少天,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在被黄少天牵着冲出人群的那一刻,他听到身后刚刚那个小男生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是喜欢可爱的不错啦,喻文州心想,但可不是娇生惯养动不动哭鼻子的。他抬头看着自己面前黄少天的背影,黄色的头发因为跑动而一起一落,修长的脖颈有着好看的弧度,虽然是很纤弱的身躯但其实很有力量。

视线下移,放在紧紧牵着自己的手上。那只手修长而白皙,骨节分明,甚至比自己的手还要白一些。

真是好看的手啊,喻文州心想,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天这双手抚过自己的脸颊带起的点点热度,抚过自己的后颈,触摸着自己最脆弱的腺体,也是这好看的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往自己某个幽密的部位探去……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脸又要烧起来了。


评论(2)

热度(56)